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探访泸州女入殓师:一年人均接触八九百具遗体生活中的她们其实也
发布日期:2022-06-22 18:39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24日上午9点,22岁的税远萍走进值班室,取下手套和口罩。这个阳光的年轻女孩,看起来有一丝疲惫——她刚刚值完夜班,晚上只睡了两三个小时。

  税远萍是泸州殡仪馆的一名入殓师,她的师傅张朝虹在业界颇有声名,曾是泸州唯一的女入殓师。而今,张朝虹不再是“唯一”,她带着两个女徒弟,师徒三人组成了“玉兰花巾帼遗体整容工作室”,这也是泸州市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唯一一家全部由女性入殓师组成的工作室。

  作为入殓师,她们的工作除了为遗体整容化妆外,还需要按照操作规范,对遗体进行照相入档,整理清洁,或保存或火化。也就是说,每具进馆的遗体,都会先经过她们的手。张朝虹告诉记者,平均一个月大概有300多具遗体送进来,基本都需要整容化妆。

  “玉兰花巾帼遗体整容工作室”的牌匾,挂在值班室的门口。一般情况下,白天会有两个人同时上班,工作的间隙,可以轮流到值班室里稍事休息。晚上则只有一人值班,便睡在这里。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对这样的工作性质和工作环境恐怕是望而生畏的。但对张朝虹、次仁拉宗和税远萍来说,这就是一份普通的工作,没啥可怕的。

  从业十余年,张朝虹早已成为全市业界标杆。对两名女弟子的表现,张朝虹是满意的,“胆大心细,是‘女汉子’”。准确的说,次仁拉宗和税远萍都不算殡葬服务“正宗”科班出身,她们学的都是护理专业。但接触遗体对这于两个年轻妹子来说也并不陌生,上学的时候就有接触过。对她们来说,最难的是面对非正常死亡的遗体。对此,师傅张朝虹采取了“温水煮青蛙”式的教学。

  “我没有刻意去让她们‘破胆’,因为这样反而会起反作用,让她们害怕。”张朝虹说,对于正常死亡的遗体,两人都没问题,而有非正常死亡的遗体时,也会像平常一样带着她们去整容,不会刻意让她们单独前去。

  一次又一次,每天跟着师傅,接触各种入馆的遗体,其中难免有些极度让人不适的,但用她们自己的话来说,“看着看着就习惯了”。

  当然,最开始的时候也有过“小惊吓”。“一次跟着次仁师姐去协助法医做尸检,那是我第一次接触高腐遗体。”税远萍说,当时装尸袋一打开,那个味道难以形容,即便戴着口罩,也被熏得赶紧说了一句“等会儿,我缓一下”。而师姐次仁拉宗则很淡定,只说了一句“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至于可能会让很多人浮想联翩的值夜班,税远萍和次仁拉宗都觉得“很平常”。一般情况下,她们上一次班是早上8点到次日12点,然后休息一天。一个月下来,会轮到好多次夜班。跟着师傅,她们学到了技术,也学到了师傅的敬业。

  采访中,师徒三人说得最多的就是“不怕”。次仁拉宗笑着告诉记者:“工作的时候都不把自己当女生看。一般情况下,一个人能搬动遗体都是一个人搬,实在搬不动才请遗体火化师帮忙。”

  对于两位女弟子,张朝虹的评价是“女汉子”。在她看来,这个行业需要的正是这样的“女汉子”,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太温柔的反而不适合。

  不怕在殡仪馆值夜班,不怕让人“惊悚”的遗体,各种“不怕”让很多人觉得她们胆子真大。其实,对两个女生来说,也有害怕的东西。

  “我怕蛇,非常怕。”次仁拉宗说,自己甚至连黄鳝都害怕,因为它们长得像蛇。税远萍则说,自己怕黑。但在她们心中,师傅张朝虹的胆子是真大,啥也不怕。工作之外,“女汉子”便回归“小女生”:约会、跳舞、爬山、看书。

  作为入殓师,每天接触的是死亡,这样的工作性质让她们对生命的认知更为成熟,“有人觉得我们会看淡生死,其实不是,相反我们更尊重生命、珍惜生命、热爱生活。”每天看到逝者家属的悲痛欲绝,也让她们更珍惜生命,为自己,也为家人。

  对待这样一份职业,师徒三人打心眼里热爱,并且尊重。税远萍是三人中入职时间最短的一个,但对于工作,她也有着自己的感悟。这种感悟也来自对生命的敬畏,就像张朝虹常说的那样——“生的时候他是完整的一个人,离开肯定也要是完完整整的离开。穿戴好然后化妆,恢复他生前的模样,我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对遗体的尊重。”